癔癥患者阿墨蚊

自娱自乐的咸鱼干

是【阿墨】
是个存档不发坑不填的家伙
墙头很多,欢迎勾搭
剑三(毒秀百合中心),大秦(山柏驷仪白昭),大明(太岳中心),三国(主懿丕懿策瑜),退圈英厨(左英主英莉英米)
WH(原著神夏大腐),AM,哈蛋
绿蓝
(除了AM)是个攻控
高三ing
出关后要浪起来!

恋爱练习三十题(3)

*纯糖
*关于两人欢快的同居生活
前两章→[2]第一章刚手贱删掉了,但据说有敏感词汇发不出来orz

11合影
“亚瑟!”阿尔弗雷德进门便朝着合租人的方向奔去,手中举着什么,“我抽到了漫展的票!两张!”
“哦。”亚瑟头也不抬的盯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没有睬理阿尔弗雷德的意思。
“亚瑟!两张票!就周末,我们可以一起去!”
“不去。”
“诶,为什么,我们可以办成超级英雄!那超酷的!”阿尔弗雷德站在亚瑟身边,语气里带上一些撒娇,“陪我去嘛,我可以和你分出服装的钱,还帮你化妆!”
“老天,阿尔弗雷德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次吗?”亚瑟眼睛从电脑上移开看向阿尔弗雷德,“真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精力充沛的,还有你不能找艾米丽吗?”
“她自己买了票,没有告诉英雄,”阿尔弗雷德愤愤的说着,又转看着亚瑟,“再说,你总是有喜欢的角色不是吗!”
“好吧我想想,”亚瑟扣下自己的电脑,手指在桌子上敲打着,半晌,开口道,“洛基。”
“洛基?”阿尔弗雷德嘟着嘴,“可他是坏人啊。”
“那又怎样?不行吗?”
“当然,我也挺喜欢万磁王,”阿尔弗雷德裂了裂嘴角,又忽然想起什么欢呼起来,“那我就可以出雷神了!英雄一直想试试来着!”
“好吧阿尔夫,不过先说好,你得帮我把服装和道具都准备好。”
“亚瑟你以前去过漫展?”
“当然,谁没去过,”亚瑟转回身将电脑打开继续看他的文件,“就是排队太累了。”

亚瑟没有想到自己和阿尔弗雷德走在漫展居然那么受欢迎,即使是站在那里都能听见女生的尖叫。但他到也不是不喜欢,虽说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靴子被加高了至少五厘米,看上去差不多和阿尔弗雷德一样高,当然本来他们俩也没差多少。
“不,阿尔弗雷德我不想带那个帽子,你要是敢塞在我头上你接下来一个星期别想吃汉堡,”
亚瑟抱着手靠在墙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傻兮兮的举着那顶触角一样的帽子,“而且我相信我不戴那东西一样很帅。”
“是的,是的,但是英雄可是费尽心思帮你做出来的,亚瑟你就试试?”阿尔弗雷德依然锲而不舍的想把洛基的头冠戴在亚瑟的头上。
“听着,阿尔弗雷德,”亚瑟凑上前,用法杖抵住阿尔弗雷德的胸口,“我不想戴着个玩意儿。”
阿尔弗雷德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张着嘴有些不知所措,正打算说什么,听见不远处有女生的尖叫,然后面前的人带着满意地微笑起身。
“亚瑟你太恶劣了!”
英国人倒是一点都没有自觉的挑眉。
“那个,我能给你们照张合个影吗?”一个姑娘跑来,有些害羞的看着他们。
“当然。”

“嘿!亚瑟,这张图你看过吗?”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翻着平板,冲着亚瑟的方向喊着,“怎么感觉我们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怎么了?”走出厨房的亚瑟端着水杯坐到阿尔弗雷德身边看着对方平板上的图,险些把口中的水喷出来,“这是角度问题,阿尔夫,我们俩什么时候接过吻?”
“再一次,你太恶劣了亚瑟!”

12纪念日
亚瑟意识到自己睡倒在沙发上自己是傍晚的事,昨晚到半夜的加班导致他四点左右才睡着。中午躺在这里看书头疼的要炸掉,现在都没有完全缓过来。他抬手捏了捏眉心,从沙发上坐起来,才发现家里好像有什么不一样。像是被谁清扫了一番,很干净,沙发旁散乱的书籍也被整理的整整齐齐,地板被人清扫过,桌子和椅子也被擦洗过,厨房的方向还飘来食物的香气。
亚瑟实在有些奇怪,对着室友的卧室试探性喊了一声“阿尔弗雷德?”
“诶,亚瑟!英雄在这里!”阿尔弗雷德欢快地应了一声,从房间里走出来“亚瑟你醒了?”
“对,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个房间吗?当然是英雄我收拾的啦。”
“你收拾的?”亚瑟面带疑惑的看着阿尔弗雷德,“你怎么忽然良心大发?”
“亚瑟你太瞧不起英雄了,”阿尔弗雷德带上厚手套将桌上的薄煎饼端到亚瑟面前的矮桌上,顺手拿了一副刀叉,“你平时那么累,英雄想了想还是得找个日子犒劳一下你。”
“是吗?那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亚瑟接过阿尔弗雷德手中的刀叉,他从薄饼上切下一片,叉上往嘴里送,“味道还不错,从哪里学来的?”
“艾米丽教我的,她去上了几节烹饪课,”听着少有的赞扬阿尔弗雷德有些飘飘然的笑了,直接用手取了一块亚瑟切好的薄饼放在嘴里品尝着,“确实不错。对了,去年就是今天你来到这里的。
“我不敢相信你还记得,我都忘记了是今天。”
“我当然记得!因为那天是一家披萨店的开业日,今天他们发来了一周年打折券。”
亚瑟听这话愣在那里,好不容易才咽下口中的薄饼,“所,所以说为什么我们不是吃披萨?”
“呃,因为我和艾米丽中午就把那张劵用了。”
“好吧,看在你好心好意打扫了屋子和做了晚餐我就不计较了,”亚瑟叹口气继续用刀切割着食物,“那帮我泡杯茶?”
“好的,英雄我这就去。”阿尔弗雷德异常听话跑向厨房,亚瑟也不知怎么觉得十分不舒服,太不适应了。
“说吧,是不是什么事要求我?”
“亚瑟你太伤英雄的心了!英雄就是觉得你太辛苦,顺便庆祝一下我们相识一周年!”阿尔弗雷德有些郁闷,他突发奇想的好心好意竟然得到的是这样的回报。虽然自己真的很少去清扫家里。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忽然想主动帮妈妈做些什么结果反被质问是不是为了前几天看上的球鞋。
“好吧好吧,我错了,亲爱的小英雄,”亚瑟无奈的放下刀叉,走过去拍拍因为失落而转过身赌气的阿尔弗雷德的背,“要不我补偿你些什么?”
“英雄我要吃冰淇淋!一大桶!”
“得寸进尺就不好了阿尔弗雷德!” 

13被拒绝的要求
“亚瑟,拜托了,一下,就一下,很快就好了,”阿尔弗雷德跟在亚瑟身后不停的念叨着,“不行!这太可笑了!绝对不要!”亚瑟不顾跟在他身后的阿尔弗雷德如何请求,自顾自忙着自己手上的事。
“亚瑟!拜托,只是一个亲吻而已!没什么的!”
“这是原则问题。”
“拜托!你别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
“当然不是!阿尔弗雷德你再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从窗户扔下去!”英国人显然被对方说的话语问的恼羞成怒,转身指着窗户冲着阿尔弗雷德喊到,“我拒绝以这种愚蠢的理由和你接吻!”
“英雄也是无奈啊!英雄也不想输!”
“我说的很清楚了,阿尔弗雷德,我拒绝!着太可笑了!”亚瑟坐上椅子转了个圈,背对着阿尔弗雷德,“我是不会因为你输了那个无聊的游戏就和你接吻的!”
“对,所以我也诅咒这个该死的游戏!但是英雄要守信!我不能让他们觉得我是个胆小的家伙!”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的袖口,凭着自己的蛮力强迫他面向自己,“拜托了,亚瑟!”
“再怎么求我也没有用,我坚定的拒绝,”亚瑟甩开阿尔弗雷德手,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把椅背上的外套搭在自己手上,“我下午还有个会议,先走了。”

“不是吧,老哥你这都搞不定?”艾米丽把脚翘在矮桌上,盯着电视机屏幕,手中飞快的操纵着手中的手柄,“实在不行你趁他睡觉的时候偷袭一下呗?”
“英雄也想试试啊,但是我等不到他睡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盘腿坐在沙发上,和一旁的人一样紧盯着屏幕,“还有艾米丽你坐姿好看点。”
“你到学会教育我了,哪次在家不是你被骂?”
“待会亚瑟回来了怎么办?”
“直接冲上去,阿尔弗雷德我相信你!”
“不是说这个,”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己的人物倒在血泊中,无奈伸手把手柄放上矮桌,起身打算给自己拿点喝的,“算了英雄请你们吃饭好了。”
“你要可乐的话给我也拿一瓶。”

“所以,最后怎么样了?”亚瑟放下刀叉,看着对方狼吞虎咽的模样挑眉,用一旁的纸巾擦擦嘴角。
“什么怎么样?”阿尔弗雷德咽下最后一块披萨,眨着眼睛看着亚瑟。
“昨天的事,结果怎么样?”
“英雄请他们去吃了汉堡王,我一个星期打工的钱就这么没了。”
“这给你长了个教训阿尔夫。”亚瑟拿过阿尔弗雷德面前的盘子和刀叉,收拾起来。
“不要指望亚瑟柯克兰能帮到你?”阿尔弗雷德抬头看着亚瑟垂下的绿眼睛,有些赌气的开口。
“不要总是拿其他人开玩笑!”亚瑟用自己手中餐刀的刀柄敲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脑袋。

14旅行
“这里好棒!亚瑟!”阿尔弗雷德刚进宾馆房间的门便直接跑向落地窗边,扶着玻璃看着窗外的沙滩和海,“我以前都没有来过弗罗里达!”
“我以为你会来过,”亚瑟将行李箱拖到床脚,放下背包,把笔记本电脑从里面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打开。
“当时确实有机会来这里,一个学校夏令营,但英雄把它让给了艾米丽,”阿尔弗雷德耸耸肩,走到亚瑟面前一把叩下对方刚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亚瑟既然来的就应该好好玩嘛,别总想着工作。”
“阿尔弗雷德你去玩你的,我把这个图表做完来找你。”
亚瑟的公司员工福利来弗罗里达玩三天,这正巧碰上阿尔弗雷德暑假放假。反正可以带一个人所以亚瑟自然的邀请了他的合租人。不过现在来讲亚瑟是十分后悔当时自己是怎么忽然想不开做下这个决定。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重新打开电脑没有要走的意思,索性也坐在床上拿出手机翻看着旅游攻略。“话说亚瑟我看你都没有带泳裤,你不打算下水吗?”
“当然不打算,下水有什么好的?”
“拜托,亚瑟,你来佛罗里达都不下海的吗!”
“不下。好了阿尔夫你快去玩吧,别在这里烦我。”
“知道啦。”

令人意外又在意料之中的,阿尔弗雷德整整一天都在外面没有回到宾馆。亚瑟看着自己因为没有阿尔弗雷德的打扰完成情况异常好的报告满意的伸了个懒腰,靠在椅背上打算休息会儿。闭着眼睛思考着是去到处看看还是就赖在房间里不出去了。侧过头看着窗外发现已经是傍晚,站起身打算给楼下打电话让他们把晚餐送上来。
门锁就在他放下电话后便被人打开。亚瑟警觉的回过头,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阿尔弗雷德提着一个袋子,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
“回来啦,我不知道你吃没吃,只喊了一人份的菜。”
“没关系英雄吃过了,”阿尔弗雷德走到床边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条深蓝色的泳裤,“亚瑟你看这是英雄给你买的。”
“泳裤?”亚瑟瞥了一眼对方手上的东西,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我说了我不下海。”
“亚瑟你来了弗罗里达难道就打算宅在宾馆里!”
“对,我不想出去,”亚瑟躺在床上眯起眼睛,“阿尔夫帮我关下灯。”
“不行,亚瑟你必须出去。”阿尔弗雷德没有理睬,而是走到亚瑟的床前看着他。
“我不想。”为了挡住光,亚瑟将手臂挡住眼睛。
“亚瑟,拜托了,陪英雄出去玩吧。”阿尔弗雷德坐在地毯上,握住亚瑟的手臂摇晃着。
“你今天不也一个人玩了一天吗,自己玩去。”
“不啊,但是是亚瑟带我过来的,而且今天我有一半的时间在给你选泳裤。”
“我绝对不去。”

“阿尔弗雷德你饶了我吧!”亚瑟瘫在海边不远处的沙滩椅上,对着强行将他往海的方向拖的美国人翻了个白眼,双手抓着沙滩椅两侧,“我不要下海。”
“亚瑟难道你有深海恐惧症?”
“我没有,你把手放开别拖着我。”
“难道你不会游泳?”
“我会!当然会!你先放开手!”
“亚瑟!就是在海里面玩一玩而已你就来吧!”
“阿尔弗雷德你再拖我就把你留在佛罗里达你自己回去!”

15牵手
“为什么不能去鬼屋?”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坐在长椅上,两人手中都拿着一只冰淇淋,“有什么不行吗?”
“嗯,英雄,英雄怕条件反射挥拳打在工作人员的鼻子上,上次就因为这样还被罚了款。”
阿尔弗雷德舔掉流在他手上的一滴糖霜,一口咬掉了半个冰淇淋。
“哦,阿尔弗雷德你怕鬼啊,”亚瑟咬下一口冰淇淋,看着不远处的摩天轮在即将进入傍晚的天空下点上了灯,“我没想到。”
“不是,等等!我没有!”阿尔弗雷德着急着吞下口中的冰淇淋解释到,“英雄不会怕鬼。”
“那我们就去吧,这个鬼屋好像是幽灵主题的……”
“我不要去!”
“原来你怕幽灵啊,英雄。”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不怕鬼魂幽灵,阿尔弗雷德跟着亚瑟来到了鬼屋前排队。鬼屋的装修也算是精细,在门口处便铺排了好些渲染气氛的道具,加上从外面就能听见的音效。可以说是令人毛骨悚然了。
“伦敦没有游乐场,所以我就没怎么去过,虽然开车也开不了多久。记得有一个鬼屋是个城堡……阿尔弗雷德你冷吗?”
“没,不,是的,英雄冷…亚瑟,这里冷气好足啊,英雄怕感冒了,我们回去吧。”阿尔弗雷德缩在亚瑟身后,身体不自主的发抖着。
“阿尔弗雷德这只是鬼屋而已,不至于怕成这样。”亚瑟拉过趴在他肩上,牙齿打架的阿尔弗雷德,抚摸着他的背。
“不,英雄我没有怕!”
“到门口了。”
“亚瑟啊啊啊,我不要进去!”
亚瑟看看身后一脸鄙视地看着他俩的青少年,和一旁尴尬着准备给他俩开门的工作人员,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无奈之下,手拉住阿尔弗雷德的手,反手握上。
“我牵着你不会被鬼吃掉的,好吗?都到这里了不可能掉头了。”
“……别放开。”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的生命安全比周围人看他们俩的奇怪眼神更重要。
“好。”
之后亚瑟就发现这是个不能再坏的主意,以后再也不和阿尔弗雷德来鬼屋了,他只顾着安慰阿尔弗雷德忘了他那不寻常的力道。他的手一路上被阿尔弗雷德握着紧紧的,只要什么声响出现立马就会有惨叫声,以及,他手的骨头的咔擦响声。
亚瑟觉得一出去自己右手怕是要废了。手上的疼痛感让他一整个过程都没法好好观察这个鬼屋的布局和装饰以及吓人技巧,只想着什么时候出去能让他快粉碎性骨折的手解放开来。

“刺激吗?”亚瑟买了杯冷饮用来给自己发疼的右手冰敷,左手递给阿尔弗雷德一杯热饮想让他平复下心情。
“刺激极了,天啊,我简直就是世间最勇敢的英雄!”
亚瑟挑眉,将拿着冷饮发红的右手在阿尔弗雷德眼前晃了晃,“接下来一周我这只手算是废了,伙食自己想办法吧,我帮不了你了阿尔夫。”
“可是!”
“闭嘴,”亚瑟将水换到左手,现在用右手还是有些吃力,“我连自己都帮不了,而且你得学会自立,不要什么事都来麻烦我这个管家。”

恋爱练习三十题⑵

*关于两人欢快的同居生活
*纯糖

6误会
阿尔弗雷德没有想过自己的妹妹真的会出现在自己公寓里。坐在自己公寓的沙发上吃着自己冰箱里的冰淇淋和自己的合租人聊得热火朝天。
开门就听见妹妹开心地笑声让阿尔弗雷德楞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其实转念想想也不一定是那么震惊,毕竟自己的确有告诉过艾米丽自己现在的住址,只是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为什么要跑来这个地方。最主要的是,艾米丽知道自己每周这个时候下午社团有活动,她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
“艾米丽,你哥回来了。”亚瑟微笑间看见了呆在门口的阿尔弗雷德,拎着一个袋子嘴巴张大站在那里,让亚瑟产生一种用相机把这一幕拍下来的冲动,“你们先聊,我去准备一下晚饭。你喜欢薯条吗?”
“当然!谢谢亚瑟!”艾米丽冲着亚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又转过头,挑挑眉向哥哥炫耀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阿尔弗雷德显然还没有从视觉冲击中缓过神来,眼神有些呆滞地看着艾米丽,“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来看看你帅气绅士的室友,还有你居然不告诉女英雄他是英国人!”艾米丽从沙发上蹦起来,一只手砸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
“这就是为什么英雄没有告诉你的原因!艾米丽你轻点行不行。”阿尔弗雷德揉揉自己的肩膀,有些怨念的看着胞妹。
“这是作为你隐瞒你和一位英国帅哥同居而不告诉我的惩罚,”艾米丽重新坐下来,目光黏在厨房里的英国人身上,“亚瑟刚刚还答应我周末一起去喝杯咖啡!”

阿尔弗雷德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操控着手柄。漫不经心的动作使他的屏幕上又一次出现的GAME OVER的字样。索性放下手柄,侧着脑袋看着合租人洗完碗走出厨房。
“阿尔弗雷德,明天你回家时带一瓶洗洁精,不然明天你洗碗就…”
“亚瑟。”阿尔弗雷德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张着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
“啊,嗯,那个…”阿尔弗雷德忽然有些不敢看亚瑟的眼睛,扭过头逃避着亚瑟的眼神,“你真的要约我的妹妹吗?我是说,艾米丽。”
“她是个挺可爱的女孩,我觉得挺不错的,”亚瑟拿起一旁的黑色咖啡杯喝上一口其中的褐色液体,“怎么?你这个哥哥不同意?”
“也不是不同意啦,就是,”阿尔弗雷德将脸埋在手臂里,声音瓮瓮的,“你不是说你没时间约会吗?”
“但是在有时间的时候为什么不可以去和可爱的美国姑娘约约呢?不然我来美国的生活还怎么完美?”亚瑟尝出这并不是可可的味道,皱着眉,将杯子转个面看了看,“老天,这个杯子真的不太好分别。”
“你想去就去好了。”阿尔弗雷德起身,走过去从亚瑟手中夺过杯子,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冷咖啡,直径向自己房间里走去。

亚瑟走进门,蹬掉皮鞋,反手将客厅的灯打开。确发现沙发上有个什么东西在蠕动。他走过去看着阿尔弗雷德蜷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抱枕,一旁的手机还就快从沙发边缘掉下去。双眼闔上,应该是睡着了。
亚瑟也没想去打扰他,打算去屋里拿一床薄被给他盖上。即使天气不算冷但也得避免着凉。
正当他往房间里走时,后面传来翻身的声音。转过头,阿尔弗雷德正直愣愣的盯着他。
“呃,有什么事吗?”
“你和艾米丽相处的怎么样?”
“挺好的啊,挺开心的。”
阿尔弗雷德没有搭话,收回眼神,抓过摇摇欲坠的手机在手中滑动。亚瑟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看着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的脸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这个精力过于充沛的家伙总是笑着的。
“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亚瑟走到沙发旁坐在扶手上,用手抚摸这阿尔弗雷德的头发“我没有和艾米丽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在听了这话后眼睛立马有了光泽,扭头盯着亚瑟。
“真的!”
“对啊,而且她本意也只是和我做个朋友。”
“啊,这样…对了亚瑟我刚刚尝试做了披萨你要不要尝一下?”阿尔弗雷德从沙发上窜起来,赤着脚打算往餐厅跑。
“好啊,好不容易你…小心点!”亚瑟冲过去扶起滑倒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好笑地看着他,“你说你急什么,有伤到哪里吗?”
“没关系的亚瑟!”阿尔弗雷德爬起来向合租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7恋人的背影
“说说为什么你会想起来逛街?”亚瑟将手放在大衣的衣兜里,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禁问了身边人一句。
“总是在家里有什么好的。再说了,现在停电也做不了什么。”阿尔弗雷德到是不介意这个问题,四处转着头观察着四周。
“我是说,我们就不能向寻常人一样去酒吧吗?两个大男人来逛街算什么?”
“偶尔也来逛逛嘛,就当是散步。而且你喝醉了真的超级麻烦。”
亚瑟不置可否的撇撇嘴,也不好反驳什么。他听阿尔弗雷德抱怨过好几次他在酒吧喝的不省人事让他来处理。
“你看前面有两个男的和我们一样。”
“哦?好像是的。”亚瑟向前瞧了瞧,是两个身高和他们俩差不多的男人,并肩走在一起“也是出来逛街?”
“说不定和我们性质一样?”阿尔弗雷德冲着亚瑟挑眉,“所以说我们不算奇怪。”
“说不定是恋人。”英国人朝身边的小伙恶劣的笑了笑。
“呃,也有这个可能,”阿尔弗雷德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也不一定不是吗?你看这里有那么多女孩子一对一对走一起的,也不能说她们都是恋人啊。”
“放松,那么紧张干嘛?”亚瑟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不早了,要去吃个饭吗?”
“当然!英雄要吃意大利面!”
“你必须要表现得向我强调‘找回对意大利面的信心’吗?”
“不,但亚瑟你必须承认吃你的意面是一种味觉挑战。”
“阿尔弗雷德!你…”
“亚瑟你看那里有一家意大利餐馆!”

阿尔弗雷德选了一个靠近厨房的位置,面对着研究着菜单的亚瑟,观察着这个餐厅的装潢。
“亚瑟,不得不说这个装饰还是很不错的。英雄怎么没有早点遇见这家店?”
“也许是因为这是一家新店,开业不到一个星期,”亚瑟并没有从菜单里抬起头,“还有这也说明了你没有注意门口的那个招牌上写的‘开业特惠第四天’。”
阿尔弗雷德没有去过多理会亚瑟报复性的讽刺,自顾自的继续转着脑袋观察着。
“咦,那是不是之前走我们前面那对?”
听着阿尔弗雷德的话,亚瑟有些好奇的转过头。两个男人背对着他们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不是像他们一样面对面,而是并排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
“嗯,好像确实是。”亚瑟没有在乎什么,转回来继续研究着菜单。
“还真巧——”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戛然而止,半张着嘴看着餐馆角落的位置。亚瑟有些疑惑的转头去看,却看见了两个男人的头靠在一起。餐厅的灯光不怎么明亮,但还是能看的出来,那两个背影是在接吻。
亚瑟再次转回来,语气有些幸灾乐祸,“看来我是对的。”
服务员恰时走到他们桌前,微笑着看着他们。
“我们特惠,情侣套餐八折,两位考虑一下吗?”

8故地重游
“为什么我一定要陪你来这里?”亚瑟背着双肩包,停在一旁的树边,从包的一侧拿出杯子放在嘴边喝上一口,“这地方我刚来美国时就来看过。”
“这次不同啊!”阿尔弗雷德趴在栏杆上看着不远处的自由女神像和她身上的鸽子,“这次有英雄陪你!”
“那我还真的幸运是吧?”亚瑟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和他一起眺望着庄严而美丽的女神,“你喜欢她?”
“当然!她可是美国的代表,某种意义上她就是自由的象征。”阿尔弗雷德无法遮掩脸上的笑容,看得出他对于这座来自法国巨大铜像的喜爱。
“嗯,也许我该不去在意你说这话是旁边是个英国人。”
“嘿,抱歉啦抱歉,不知道你们英国人对自由那么敏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美国人的自由敏感。”亚瑟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说起来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一个人,现在听听你们美国人对此的感受还是挺有趣。”
“我上次来这里是高中的时候,学校的夏令营,”阿尔弗雷德看着阳光打在河上的波痕,“当时我有一个所谓的女朋友,她和我当时也是在这里,嗯,接吻。不过我已经记不得当时的感受了,我是说看着这个雕像的,不过一定和现在不同。”
“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也只是觉得过来看看,”亚瑟转身靠在栏杆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毕竟你说了,美国的象征。当时才到美国,一个陌生的地方,对我来说就是未知,自不自由什么的我到没什么感觉,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样。不过好在还不错,不算很糟糕。”
“嘛,我当时就是一个叛逆期的小鬼啦,不过至少我成绩比那些混混好。”
“是啊,不然你怎么会现在为了一份研究生报告焦头烂额?”
“哦,亚瑟我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休息,你能别提了吗?”
“对啊,我也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你却把我拉到这里来,”亚瑟对着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从栏杆上起身,“走吧,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办吗?”
“也是,走吧,”阿尔弗雷德转身,跑两步追上走在前面的亚瑟,“对了,你喜欢她吗?”
“这个,法国人制作的美国标志,你觉得呢?”

9拿手菜
“阿尔弗雷德你在看什么?”亚瑟放下大衣椅背上,看着沙发上的阿尔弗雷德捧着一本略厚的书,正仔细的研读着。
“食谱。”
“食谱?你怎么忽然想起来去做饭了?”
“还不是艾米丽!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神烦的妹妹!”阿尔弗雷德向后瘫在沙发上,将书摔在腿上,“她要我帮她做甜点,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就这么让我帮他做!”
“什么甜点?”亚瑟往冰箱里看了看,发现里面的饮品只有可乐后无奈的关上门,打算给自己泡一杯红茶。
“她说只要是甜点就行,也没说其他的。”阿尔弗雷德仰头躺在沙发背,正好能看见站在沙发后亚瑟俯视下来的眼神,可能是因为光的缘故,英国人的眼神里藏着些阴翳,一种无法言明的帅气,“这玩意儿实在太难懂了!”
“这个嘛…”亚瑟俯下身那起那本书,随手翻了翻,“这里居然有教做司康?”
“你会做吗?”阿尔弗雷德忽然来了精神,噌的坐起来,眨巴着眼睛看着亚瑟。
“会啊,要说着应该是我做的最好的食物了。”
“亚瑟你还有做得好的食物?”
“闭嘴阿尔夫,想要我帮忙自己去买食材。”

“所以,现在只要等着就行了?”阿尔弗雷德跨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一手撑着脑袋,盯着发亮的烤箱。
“对,你再怎么盯它也是一样要等,”亚瑟坐在沙发上翻阅这报纸,“你的激光眼起不了效果的。”
“英雄只是想看看嘛,”阿尔弗雷德将椅子转了半圈,看着沙发上的亚瑟,“还有一段时间我们玩些什么吧!”
“不玩,你不是还有你的论文吗?去写啊。”
“哇!亚瑟这就太伤心了!我们来下象棋?”
“你还会象棋?”亚瑟放下报纸,脸上带这些戏谑的疑惑看着阿尔弗雷德,“我还以为你只会一些不怎么动用脑力的运动。”
“嘿!英雄我可是全才!”阿尔弗雷德从椅子上跳起来,向自己的房间跑去,“看你待会输给英雄怎么说!”

“这已经是你第四次输给我了,阿尔夫。”亚瑟伸手毫不留情的将马上前吃掉对面的王,两个棋子放在手中把玩,“怎么样?有什么要说的,英雄?”
“你知道吗亚瑟你现在听起来就像个邪恶的混蛋!”阿尔弗雷德咬牙切齿地盯着对方手中的棋子,“英雄是正义的!终究会打败你!再来再来!”
“算了,让你五连输太不好意思了……”
“亚瑟你有没有闻到什么东西烤焦的味道?”
“我的司康饼!”

10搬家
“我觉得和你合租过后我就像个管家,”亚瑟将手中的纸箱放上车,扭头对着后面依然抱着纸箱的阿尔弗雷德,“什么事都要帮你。”
“管家有什么不好?你看看蝙蝠侠的管家,多受欢迎。”阿尔弗雷德跟在亚瑟后也放下一个箱子在卡车上。
“我记得那个老头子是叫阿尔弗雷德吧,阿尔弗雷德先生?”
“不要在意嘛,再说一个人闷在家里有什么好?待会我姑姑还要搞庭院拍卖,一起去呗,而且我姑姑做的苹果派超级好吃!”
“知道了知道了,陪你就是了。”
“我们还可以在庭院拍卖上买点什么,说起来我就很喜欢姑姑家的那个杯垫,待会儿一定要去看看。”阿尔弗雷德趴在箱子上,两个人搬东西,也都是有些累了,“你有想要些什么吗?”
亚瑟靠在卡车的一侧,样衣兜里摸了摸,“我现在有点想抽根烟。”
“咦?你要抽烟?我都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直起身,疑惑地看着对方。
“嗯,因为本来我想来美国顺便把烟戒了。不过现在我特别渴望烟草。”
“哇,抽烟没好处戒了也好,而且英雄禁止你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
“放心,再怎样也不会在家里抽的。”亚瑟吐出口气,余光看见一个人从一旁的房子里走出来。
“阿尔? 你们两个辛苦了,过来吃点东西吧,”她微笑着的向他们招手,虽然年过半百但遇见是身材还是容貌都保持的很好,“我做了苹果派,那个,阿尔的朋友也来尝尝。”
“耶!”阿尔弗雷德到也不客气,直接奔向他姑姑的房子,“亚瑟你不来我就一个人吃完啦!”
“阿尔弗雷德你慢点!”

“所以你堂兄要搬去纽约?他是做什么的?”亚瑟咬下一块苹果派,不得不说这确实很好吃,至少比他做的好吃多了。
阿尔弗雷德嘴里包着一块派,两颊一动一动像只花栗鼠,“洛师…”
“吃完了再说话!”
“律师!”阿尔弗雷德费了点力气才将嘴里的食物吞进肚子,拿着一旁的水往口中灌。
“让你吃完没让你那么急啊,噎着了?”亚瑟好笑地看着不听咳嗽的阿尔弗雷德,躬身过去给他拍了拍背。
“咳…咳咳!好多了,谢谢亚瑟,”阿尔弗雷德舒口气,打出一个嗝,转头看着一旁的妇女,“没办法,姑姑做的苹果派真的太好吃了!”
“你喜欢就好,我就知道小阿尔最喜欢吃苹果派了。”妇人眼睛笑眯了起来,慈爱的拍拍阿尔弗雷德的头。
“谢谢夫人。”
“没事没事,你们什么时候再来也行。他哥哥走了这里就剩下我和老伴,也没人陪。小阿尔能找到你也算幸运啊。”
“呃,夫人你误会了,我是他室友。”亚瑟看着慈眉善目的妇人,有些尴尬。
“我知道,我知道,”妇人微笑着冲着他们点点头,指着一旁的纸箱,“那边还有几个箱子,再帮个忙吧。”